博客网 >

像我们一样(四)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(四)

就拿现在来说吧,我迷上了我写的这个东西,我觉得只有它才是真实的。包括里面虚构的成分。我觉得如果这样写下去,我就会比小三先死掉,我相信真实的人总是会很早死掉。这是一场无声的斗争,要么他先,要么我先,反正总有个早晚,而胜利的人会更加孤独,他只能去祭奠。

可怜啊,真是可怜啊。当小三的两个女友同时到达我们住的地方的时候,我真是从内心这么觉得。你见过比这个更加可怜的事情么。一个男的,两个女的,只能这么安静着。

但我问小三,他又说,都爱,又都不爱。他妈的真混乱。他把自己脱光了出来站在两个女人面前。两个女人,一个高些,一个矮些;一个胖些,一个瘦些。他把自己放在两个女人中间,他的脸色是红色的。带着激动。他站在高的女人那边对瘦的那个说:你选一个吧;又站在矮的那个那边对胖的那个说:你选一个吧。然后他到沙发那边坐了下来。点燃一根烟,骆驼烟,最便宜的那种。他把手里的错误就这样抖落给了她们,好像一切不是他的错。外面的吆喝声没了,真他妈的混乱。

当然,包括我在内的现场的四个人都被惊呆了,屋里的钟也很识实务地响了几下。我警告自己不要回忆他的身体。他的身体很光滑,跟鲇鱼一样,从窗外的光照在身上,很漂亮。我不喜欢回忆同性的身体,那样有无形的负罪感(不知道从哪儿来的,我现在可以回忆女人的身体)。但我觉得在平时的话,爱他的女人肯定抵挡不住这样的袒露。

这至今是不清楚的,为什么要这么做。他不跟我说。我不知道。可能他也不知道。可能这一个画面在他的梦里的的确确出现过,留在他的潜意识当中,你知道,跟弗洛伊德说的那样,他做出来这样的行为肯定是有原因的。那种原因说明他想要达到某个目的,但偏偏在这里这个目的谁都不知道。

从那一刻开始我觉得他疯了不是预料出来的,而是现实的了。不知道目的,那就是疯了。

两个女人都夺门而出,说了些流氓之类的话。可以理解的那些话。也许还留着眼泪。而他从那一刻开始进入了真正的疯狂。撕心裂肺的那种疯狂,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那种疯狂。

然后他就要去无意地伤害别人了,然后他就要去刻意地伤害别人了,然后当他伤害别人的时候就无所知觉了。然后他就无知觉地运用他的笑和邪恶了,然后他就要在谣言和现实中出演黑色冷杉的角色了,然后他就要开始真正地毁自己了。

我太了解他,以至于想到这些的时候,跟他那天晚上喝酒的时候跟他一起哭了。至于哭什么,哭谁,我也不知道。

我们喝吐了,就守着厕所的马桶,他在左边,我在右边,一边吐一边哭。他的哭相很难看,像是老鼠一样,萎缩着,哭得激动的时候会抱住双脚,把自己往里面挤压。那是很难看的。声音也不好听。我的肯定也不好看,不好听。像是球茎一样缠绕成一个长满皱纹的圆球。

那天晚上之后,他就疯了。毫无疑问的。他把外面的自己挤压到了身体里面,于是他外面的壳就一下子都松开了,像被剥了壳的蜗牛一样。他的本质就是那样的,有些人的本质就是钉子,没有办法的,再怎么藏,也还是要刺人的。这就是他跟我说的话。我一直记得。

那天晚上,他醉了。他跟我说,十一,我不想活了,活着真是没有意思啊。我同情他,安慰他,我告诉他想开点。

他想不开的,他是不听劝的人。

我在笑,我终于要赢了。
<< 像我们一样(五) / 慢慢恢复,去买本OG,准备GMA...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yl84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